我们可能更多地关注这些孩子

2020-07-16 17:44

晏某、秦某均来自孝感农村,童童1岁时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耳聋,但夫妻俩从未放弃,齐心协力带女儿到各大医院治疗,花了不少钱。

晏某的公公、婆婆及数十名乡邻也写下请求书帮她求情,并分析了晏某犯罪原因:“她照顾生病的婆婆不辞辛苦;对亲朋她极尽友善;只是她内心长期压抑,没有得到宣泄和释放,家人也没有重视和疏导,才导致悲剧的发生。”

民警赶来,将晏某带走。据晏某交待,2月24日上午,她带童童出门后,想到外地去,当时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,坐公交车乱转,公交经过硚口长丰大道时,她看到这里有很多小旅馆,就下车了,给童童买了一碗面吃。母女俩后来进了一家小旅馆,晏某让童童看了一会电视,安排她睡觉。待童童睡熟后,晏某用围巾捂死了童童,她自己想割腕自杀。“我当时只想和孩子一起走。”

当晚12时,妻子的电话终于打通了,秦某在硚口一家小旅馆找到妻子和女儿时,已是次日凌晨1时。旅馆房间内,地上有血和破碎的啤酒瓶,晏某的手腕有伤痕。他一把将妻子拉入怀中,而随他前来的同学则瘫坐在床上。秦某这才发现躺在床上的童童手脚冰凉,早已身亡。

2015年10月,晏某再次怀孕,考虑到家庭经济困难,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又可能有先天性疾病,选择做了人工流产。晏某的婆婆说,此后,晏某很少和人说话,足不出户,经常失眠。

目前,司法机关对晏某是否患有抑郁症等精神疾病,已委托相关机构作鉴定。

昨日,曾接收童童作康复训练的康复中心李园长说,她从事聋儿康复工作16年,见证了这些孩子艰辛的康复之路,也见证了家长们辛酸的陪读之路。很多家庭从开始的幸福之家,慢慢变成单亲家庭,有的为了孩子做人工耳蜗,把房子都卖了。妈妈们为了孩子的康复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,在康复的道路上一走就是好几年,精神长期处于压抑、紧张和焦虑中,时间久了,许多妈妈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。

当天上午9时许,秦某打电话给妻子,询问报名事宜,但无人接听。此后多次拨打,仍无人接听,再后来发现妻子的手机关机。一种不祥的预感,涌上秦某心头。下午4时,秦某给晏某发短信:“你去哪了,急死我了。”但无回应。当晚6时许,秦某报警称母女俩失踪。不久,晏某给秦某回了一条短信:“你不要找我了,我要去陪童童。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秦某再打晏某电话,响了一声后关机。当晚,秦某由同学开车带着他,满大街到处乱找,未找到母女俩行踪。报警后,秦某查看小区监控,发现当天上午7时许,晏某携女儿童童出了小区门。

2月24日清晨6时,家住黄陂盘龙城的秦某起床后很兴奋,当天,5岁女儿童童(化名)要去幼儿园报名,她终于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幼儿园了。童童1岁时被发现患有先天性耳聋,在母亲晏某的陪伴下,经过4年康复训练并依靠助听设备,基本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开口说话,能与人交流了。

“她之所以犯下弥天大错,并非她不爱女儿,而是心力交瘁,患上了心理疾病。”秦某边说边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病历,从2014年起,晏某就因抑郁症就医。

案发后,秦某向司法机关递交一份谅解书。在谅解书中他说,他和晏某夫妻恩爱、家庭和睦。晏某勤俭持家,孝敬公婆,在家人、亲朋、乡邻眼里都是个好媳妇。他在外打工,家中抚养小孩、照顾老人的重担就落在晏某一人身上,但她从无怨言,且把家里里外外照顾得很好。“生活的压力,家庭的困难,孩子的残疾,自身的疾病加上小产后的抑郁,压得她精神崩溃,导致悲剧的发生。”秦某如此解释妻杀女悲剧的动机。他以被害人父亲的身份,请求司法机关能对妻子从轻处罚。

秦某在武汉一建筑工地打工,秦某负责赚钱养家,晏某一心扑在女儿身上。夫妻两人租住在黄陂盘龙城,省吃俭用。晏某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床,从黄陂转多趟车带女儿到武昌一家听力康复中心接受训练,风雨无阻。后来,晏某又在武昌单独租房陪读,一人打三份工为女儿筹钱治病。“妻子一直坚持,即便倾家荡产,也要让女儿像正常人一样能说话。”秦某对记者说。夫妻俩花3万元为童童买来助听器,还准备向残联申请人工耳蜗。经过几年的治疗、培训后,童童日渐好转,自做完手术后,已恢复听力,开始学会说话,从一开始吐词不清到慢慢正确发音,都是妈妈晏某陪着她。“妻子教女儿发声,都是让女儿摸着她的喉咙,看着口型发声,一遍又一遍。用动物图做成卡片,耐心地教……”昨日,谈起妻子女儿,秦某不禁又一次潸然泪下。

李园长举例说,在飞机上,当发生危险时,大人应该先给自己戴上氧气面罩再给孩子戴上氧气面罩。在聋哑等残疾儿童成长过程中,我们可能更多地关注这些孩子,而忽略了这些孩子身边亲人的精神健康问题。在我们关爱孩子的同时,也应把关注的目光投向那些陪伴他们成长的父母等亲人身上,只有孩子的父母身心健康,才能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,这些孩子也才能健康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