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公布了线索举报的联系方式

2020-07-15 06:00

昨天下午,山西省眼科医院门口人头攒动,一踏入四楼走廊,总能看到一侧窗台下三五人的剪影,受伤男童斌斌的家属正一一与到访者交谈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几乎所有来访的女性在交谈几句后均泣不成声,有的还与孩子母亲抱成一团,难掩悲伤。

山西兰馨心理咨询中心主任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王兰已与孩子家属深入交谈,就孩子日后的心理辅导进行沟通。王兰认为,既不能骗孩子也不能直接告诉他。斌斌的姑父说,斌斌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眼睛总也看不见的原因,怎么比原来看见的黑夜还要黑呢。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解释这个问题。

6岁男童被挖去双眼,是逾越底线的兽行,丧尽天良,刺痛人心。悲悯心,是人的“道德行囊”。孩子稚弱,也总会激起成人对其的本能怜爱、护犊情结。也正因如此,“不伤孩子”几乎成文明共识。而孩子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,将其挖出,怎么下得了手?

抚慰孩子的伤痕,就必须依法惩恶。不管是器官买卖,还是其他的犯罪,对这种泯灭人性的行径,不但要依法严惩,而且要予以最严厉的谴责。

6岁男童被挖去双眼的惨剧,希望警方尽早侦破,让作案者为作恶付出沉重的代价,也以真相消除公众对“挖眼割肾”传闻的恐惧感。

昨天下午5点多,临汾市汾西县公安局发布“8·24”伤害儿童案件悬赏通告称,为迅速侦破案件,公安机关希望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提供破案线索,对提供重要线索直接协助破案的有功人员,公安机关将给予人民币十万元奖励。同时,公告公布了线索举报的联系方式。本报记者

王兰解释说,6岁的孩子还是懵懵懂懂的,他还不知道利害关系,他只是知道生活上有些不方便,对未来人生的影响他都不知道。但是对于孩子的父母而言比较痛苦。因此,孩子父母的焦虑需要心理治疗。

斌斌的表哥告诉记者,太原市盲童学校愿意接纳斌斌。据悉,太原市盲童学校是一所全日制义务教育盲童寄宿学校,会在心理、文化等进行全方面教育。除此以外,目前,已有来自新加坡、广东等地的爱心人士表示愿意为男童捐助,据悉,某残疾人艺术团也希望与家属取得联系,愿意在孩子的艺术方面进行培养。同时嫣然天使基金也伸出了救助双手,表示将竭尽所能为这个孩子提供唇腭裂功能性修复救助。

在这起伤童案中,悲悯之心被恶性洞穿,无妄之灾凝结成孩子的劫难。而该案中,受害男童是天生唇腭裂患儿,家境贫困等背景,也愈增公众同情。这残害孩子的恶行,给公众以切肤痛感。

在陆陆续续的爱心来访者中,有与受伤男童年龄相仿的小朋友;有同样来自临汾的在太原打工的老乡;更多的是同样为人母的女性。当日下午,山西爱心企业也来到医院,为孩子捐助1.3万元,截至目前,孩子家属已收到来自社会各界的近5万元捐款。

王兰说:“孩子复明是不可能的了。建议不用瞒着孩子,就说医生正在积极地治疗,不让他彻底绝望,同时也不能直接告诉他事实,是为了他的身体状况,害怕影响到孩子的病情,毕竟现在要先以孩子的康复为重。孩子知道事实之后,心理上肯定是会有冲突的,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,在这个适应的过程中,现在应该隐隐约约让孩子慢慢知道事实,心理上有个准备。等到孩子出院之后,家长们再直接告诉他事实比较好。

据男童姑父介绍,孩子当天的情绪比较不稳定,又吵又闹的,好像开始进入烦躁期。“孩子今天总是在问,天怎么还不亮,现在几点了?是不是去掉纱布我就能看见了?”面对孩子提出的问题,伤心的家属们不知如何是好。孩子父母的情绪也不太稳定,不愿意再提起孩子的悲惨经历。

斌斌的姑父告诉记者,“孩子意识清醒,据孩子回忆,当时那个妇女喊了他的真名,让斌斌跟她走,还恐吓他:‘再哭就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’没想到真挖了,大人们找到孩子的时候,孩子听到大人的呼喊声还应答了。”

上午,记者拨通了斌斌父亲的电话,他告诉记者,他还在汾西县公安局,“晚上也没有回家,一直待在公安局”。

“孩子的父母都是农民,家里还有地,两年前为了照看大女儿上学才搬到县城,家庭条件一般,在县城里住的房子也是租的。”斌斌的表姑告诉记者。

记者获悉,目前,当地政府对此案非常重视,山西省、市、县三级公安机关已经组成专案组,也发布了悬赏通告,希望大家积极提供破案线索。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嫌疑人是个女性,说的不是当地土话。

斌斌的表叔表示,孩子母亲在家还要伺候瘫痪多年的公公,全家靠父亲打零工为生,每月平均收入不超过3000元。

自山西6岁男童被挖双眼一事被媒体报道后,山西省眼科医院四楼病房外就再也没有平静过,许多热心市民纷纷捐助资金和儿童食品以表同情。山西省眼科医院办公室主任杨彩珍说,孩子的身体状况比较稳定,已经渡过了危险期,但是不确定的因素还有很多,所以后续的治疗,包括费用,目前还不能确定。

有媒体称:警方消息称,当时该女子把小斌斌带走时途经一家废品收购站,监控视频拍到该女子染着黄发。据媒体报道,记者向山西省公安厅确认,此消息不属实。警方目前未对外公布此消息。案件仍在调查当中。